资讯详情

全球100大集装箱班轮公司运力排名出炉


振华Terminexus全球港口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作者:毕立标

据Alphaliner最新数据,截至2023年8月11日,全球正在运营的集装箱船数量共计6676艘(其中5842艘为纯集装箱船),总运力为2758.46万TEU,折合约3.29亿载重吨。

前二十大班轮公司分别是:地中海航运(第1)、马士基航运(第2)、达飞海运(第3)、中远海运(第4)、赫伯罗特(第5)、ONE(第6)、长荣海运(第7)、HMM(第8)、阳明海运(第9)、以星航运(第10)、万海航运(第11)、太平船务(第12)、海丰国际(第13)、高丽海运(第14)、伊朗国航(第15)、X-Press(第16)、 中谷物流(第17)、Unifeeder(第18)、新加坡海领船务(第19)、长锦商船(第20)。

前十大班轮公司的运力占据全球市场84.5%,前二十大集装箱班轮公司的运力占据全球市场91.1%。随着大型船公司订单交付,他们所占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扩大,如仅地中海航运(1,551,464TEU)与达飞海运(1,211,371TEU)的订单运力都远超过全球第八大班轮公司HMM(792,074TEU)。最早在2026年,达飞就将超越马士基,后者决定保持410-430万TEU的运力,长荣海运也有望重新反超ONE,甚至超越赫伯罗特。

Alphaliner为港口圈(ID:gangkouquan)提供的报告显示,过去5年间,前十大班轮公司中马士基市场份额跌幅最大,从18.5%跌至15.2%,同期MSC则从14.7%涨至19.0%。在兼并Sealand、铁行渣华(P&O Nedlloyd)、汉堡南美后,马士基一直稳坐全球最大班轮公司,但现在铁行渣华品牌早已消失,Sealand与汉堡南美(Hamburg Süd)品牌今年被统一整合到马士基品牌中,彻底退出历史舞台,马士基的市场份额也跌落到收购汉堡南美之前的水平。前十大班轮公司还有两家的份额下跌,中远海运的份额从12.1%降到10.7%,疫情期间,中远海运没有像竞争对手一样大规模租船买船,自2020年,中远海运集运与东方海外的船队分别缩水了1%与4%。ONE的份额从7.1%下滑到6.1%,不过ONE此前表示,到2030年,将投入200亿美元扩张船队,年均新增运力15万TEU,船队规模将达到230-240万TEU。

共有18家中国内地班轮公司(部分注册于香港)上榜,分别是中远海运(第4)、海丰国际(第13)、中谷物流(第17)、安通控股(第21)、宁波远洋(第29)、上海锦江航运(第32)、中外运集运(第33)、中联航运(第42)、唐山港合德海运(第43)、海南洋浦新新海运(第46)、大连信风海运(第50)、安福航运(第54)、太仓港集装箱海运(第60)、海液通航运(第63)、大连集发环渤海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第80)、达通国际航运(第85)、融商物流(第95)、广西鸿翔船务(第96)。多家船公司(宁波远洋、锦江、合德、太仓、大连集发)都是港口企业下属的支线运营商,招商港口与广州港也分别持股了安通控股与中联航运。在外贸不景气时,这些船公司的的揽货能力也会受到中国港口的重视。

在航线方面,截至7月1日,船公司部署在亚欧航线、跨太平洋、跨大西洋几条干线中的运力分别是461,756TEU、528,138TEU、168,641TEU,其中亚欧航线同比上涨3.4%,跨太平洋航线同比下滑了19.1%。前10大班轮公司中,只有ONE、阳明、以星在跨太平洋航线部署了更多运力,近期地中海、ONE、东方海外等公司多艘24000TEU级别大船下水,悉数投入亚欧航线;除了2M联盟与海洋联盟大幅削减跨天平航线运力,疫情期间的新玩家也几乎全部撤离(除了太古航运)。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不少大型班轮公司纷纷开通了拉美航线,并进行配套码头布局,争夺区域性市场,MSC与马士基在巴西进行码头投资,赫伯罗特则购买了拉美港口运营商SAAM。中俄航线则是受到中小型船公司青睐的利基市场,带来了一些运力排行榜中的新面孔,如新新海运(第46)于7月10日启动了中俄北极航线,其近期运力与排名都有上升;安福航运(第54)专注圣彼得堡港,提供中国出口周班服务;海液通航运(第63)致力于发展中俄航线;前马士基高管也携一家新航运公司CStar Line进入俄罗斯市场。

回到主干航线,近几周,由于加拿大港口罢工风波、巴拿马运河严重缺水导致超百艘船舶拥堵等突发性事件,美线运价大幅回升,船公司也通过减班等手段调涨欧线运价。据Container Trade Statistics统计的全球6月集装箱需求数据,头程(head-haul)贸易需求开始停止下跌,这给了船公司市场将缓慢复苏的希望,但随着一大批箱船将于今明两年下水,如果班轮公司不能有效管理运力,就必须开始勒紧裤腰带,严控成本。船公司是要像马士基一样更重视利润,放弃市场份额,还是不惜亏损也要继续军备竞赛,这两种选择的后果,我们很快就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