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红海危机仍在全面影响航运业


尽管国际社会努力缓解危机,但红海地区的紧张局势仍在持续,并对航运市场产生了重大影响。船舶经纪公司Xclusiv在其最新周报中表示,红海局势没有任何缓和的迹象。胡塞武装继续袭击商船,甚至威胁要袭击前往好望角的船只,东西向海上贸易或由此受到影响。

国际能源署(IEA)将2024年石油需求预测上调了11万桶/日,至130万桶/日,理由是美国经济走强,以及红海局势导致改道船只的燃料使用增加。全球陆岸石油库存仍处于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从红海改道导致船舶在途石油量增加。

Caravel Group首席运营官Angad Banga预计,假设绕航增加15天航程,每天消耗30吨燃料,每吨燃料成本650~700美元,从亚洲到欧洲单次航程的燃料成本可能会增加约20万~ 30万美元。

根据Ship&Bunker的数据,香港目前的超低硫燃油(VLSFO)价格为每吨652.50美元,新加坡为每吨648美元。过去6个月,香港VLSFO的最高价格为每吨710.50美元,最低价格为每吨599.50美元。

IEA将其2024年的石油供应预测下调了93万桶/日至10286万桶/日,理由是欧佩克+在3月份宣布延长减产,以及早些时候寒冷天气对加拿大产量有影响。

中东对欧洲柴油出口从1月份的31.8万桶/日增至2月份的37.4万桶/日。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引领这一增长,沙特阿拉伯以19.2万桶/日成为2月份最大出口国,高于1月份的16.9万桶/日。科威特的出货量翻了一番多,从5.5万桶/日增至11.4万桶/日。2月份,埃及自2023年8月以来首次向欧洲运输柴油。欧盟2023年2月禁止俄成品油以来,欧洲严重依赖中东和美国的柴油进口。与此同时,非洲和拉丁美洲接收了大部分俄罗斯出口成品油。最近对俄罗斯炼油厂的无人机袭击是否会减少其柴油出口有待观察,这或将迫使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从中东和美国寻求替代来源,进而收紧对欧洲的柴油供应。

当前油轮手持订单占现有船队数量的8.7%,这一比例接近2020年和2021年的水平,但仍比2014年至2019年均值低近40%。今年迄今已新增约67艘油轮订单,但油轮市场需要更多订单。近50%的现役油轮船龄大于16年。其中,VLCC船队中共有269艘船(占比30%)的船龄超过16年,手持订单有37艘(订单占现有船队4%),其中31艘计划于2026年和2027年交付。2023年,油轮船队运力增长了约2%(按载重吨计),预计未来3年运力将分别增长0.02%、1.7%和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