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红海局势紧张,航运业何去何从


近日,美军和英军对也门境内胡塞武装进行打击,随后胡塞武装“最高政治委员会”发表声明,将打击“英国和美国所有利益目标”,红海危机愈演愈烈。

根据海事分析公司Windward的报告,自从红海危机以来,通过这条重要航道的航运数量已大幅下降。与2023年的周平均值相比,目前通过红海南部入口——曼德海峡的集装箱船减少了约70%;与此同时,通过好望角的航运量则增加了136%,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费用成本。

有报道称,在过去的两周里,来往中国港口和鹿特丹之间的集装箱现货市场价格周环比上涨了115%。另据统计,自12月初以来,马士基、地中海航运和赫伯罗特等10家主要运营商已将约2000亿美元的货物从红海转移出去,绕道好望角。船舶改道到更长的航线,正在增加运输时间和成本,影响整个供应链并导致运费上涨。航线调整也对港口的装卸情况产生了影响,南非的主要港口德班和开普敦的等待时间达到了两位数。

而新年第一周,通过苏伊士运河的集装箱船运输量同比下降了90%,严重扰乱了全球贸易路线。此外,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是全球衡量运费最广泛的指标,从2023年12月初开始上涨了88%,甚至超过了新冠疫情期间的指数。真正的滞后影响可能要在几个月后出现。

不过,根据The Loadstar报道,目前仍有一部分滚装船运营商在通过这条受困的航道。

格里马尔迪航运公司(Grimaldi)和日本邮船公司(NYK)是仍在派船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公司之一,前者的信心建立在悬挂意大利国旗的船只有意大利海军支持的基础上;而日本邮船公司(NYK)的发言人则告诉媒体:"日本邮船会对每艘船的风险进行评估,经过这条航线也是我们的选择之一。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The Loadstar,在一个需求已经很高的行业,滚装船运营商 "宁愿选择更长的航线来产生附加费,也要尽快轮换船只"。该消息来源还补充道:"滚装船的费率已经很高了。

不过,对于其他一些船公司来说,袭击的风险似乎已经让他们望而却步,礼诺航运(Hoegh)已经调整了其滚装船在好望角附近的航线,据说还将收取附加费。华伦威尔森(Wallenius Wilhelmsen)上个月通知客户,由于 "该地区局势恶化",该公司将避开苏伊士运河,并强调船员的安全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