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内贸新趋势,船公司怎么出招


一队拖车载着罐箱,从海南洋浦保税港区内企业装满沥青,直驶邻近的洋浦小铲滩港区,码头已提前安排好堆位,船一靠岸,就装船直航南沙港,到港后又享受船边直提,转用铁路运输直奔目的地。这一段行程,耗时短了一半还多,是港、航、货三方合力的成效,而公、海、铁三段联运,都离不开一个名字——泛亚航运,其海南航线与拖车平台、海铁联运服务无缝衔接,连成了一组效率与服务并重的网络。

一、 覆盖南北,货通内外

对港口与货主而言,最紧要的是连接的线。《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发布后,自贸区内企业及港口迅猛发展,多为中转性质的航线在运力与时效上不够匹配,码头与货主都亟需船公司顺畅内外循环。泛亚航运适时推出海南直航航线并增加运力,2023年,泛亚航运在海南共计投入2组内贸干线和3组支线,运力超35万吨,连接东北、华北、华东、福建、华南、北部湾区域,并通过南沙、北部湾港中转连接山东区域,可承接20多个沿海港口,以及珠江、长江内河港口的货物,通过干支中转基本实现沿海、内河港口全覆盖。

作为中远海运集运下属专业内贸物流服务商,“全”是泛亚航运的基本操作,“精”更值得一提。今年6月新开的IC6直航航线,挂靠海口-宁波-营口-天津,连通海南与浙江、渤海湾区域,先人一步将北方内贸大港与海南港口拉进了同一个“朋友圈”。充分开发洋浦港潜能的外贸货当然不会缺席,“小铲滩-华南”和“小铲滩-钦州”两组支线均配备具有内外贸同船资质的船舶,可接载外贸中转货物,灵活满足海南与华南、北部湾地区往返的外贸进出口需求。

二、 顺政策东风,应客户所需

网络到位后,要拼的就是服务。自贸港的“零关税”制度设计,利好对原辅料消耗较大或价值较高的油气化工和加工制造企业,石化产业集群进出口需求日增月长,海南航线本就是应岛内产业需求而生,岛内的变化进入了泛亚航运的企业服务“雷达”。不过把传统依赖散货运输的石化新材料装进集装箱,要走很多步。在关注并捕捉到产业结构变化后,泛亚航运与海南分部专门成立项目小组,推进散改集,根据客户要求开发新流向。全覆盖的航线网络,提空箱-提前协调码头及配载-船边直提的全程全链条对接服务,省时省心的服务不只让沥青装入罐箱,海南炼化、华盛PC、逸盛石化等大企业都放心乘上了泛亚航运的船。

整车运输的痛点也被泛亚航运化解,近两年滚装船运力紧张、海南港口客滚码头拥堵,东风日产花都工厂发往海南的整车运输处处受阻。泛亚航运实地考察场地、梳理作业流程,为东风量身定制出“花都至海口水水无缝衔接”水运航线,商品车集港花都前就安排驳船运力、锁定舱位;提前调入车架设备,实时跟进装车进度及驳船作业情况;商品车入场后,提供验车、装箱、绑扎、加固等各环节服务;装运驳船开出后,与南沙港协调优先中转汽车柜。一套专业流畅的“组合拳”,让东风的整车顺利搭上“东风”。

除了服务岛内进出口需求与自贸区发展,海南直航航线还是陆海新通道的接口。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中》,北部湾港、海南洋浦港是主通道出海口之一,泛亚航运的IC23与IC36航线联通钦州与洋浦,港港之间有了航,得以互为中转港,箱量齐步增长。

三、 港航货协同,上下游贯通

当航与货相向而行,连起港与港,港、航、货三方都会受益,但就像此前提到的沥青运输,看着轻描淡写,要做到环环相扣又谈何容易。沥青是特殊货种,需用特种加温的罐箱进行海铁联运,保证其状态稳定,货主自然也希望能够全程监控,并到港直提缩短运输时间,任何一环的衔接都不可或缺。

泛亚航运通过拖车平台提空箱前往装箱点,与货主配合操作罐箱是一环;与码头提前沟通安排沥青罐单独堆垛,上船单独堆位,航行期间实时监控是一环;协调工厂、目的港做好船边直装、直提衔接和铁路转运的对接,又是一环。环环严丝合缝,让泛亚航运的海铁联运服务,较纯铁路运输、散船的方式实现了运输效率的大幅提升。后续,洋浦计划打造年产200万吨沥青新材料项目,一期建设已基本完成,可以预见,这些货物都有望置换成码头与船上的集装箱。

客户不愁交付,码头有了增量,泛亚航运加快了周转,更重要的是,在一次次运输中,港、航、货三方越来越紧密。如东风的整车运输,从接车、装箱、上驳船到中转衔接干线,全程服务时间有效缩短,一解拥堵与班期不稳之困,码头与泛亚航运也赢得了新货源。在这种定制化的全链条服务中,货主、码头、船公司各尽所能,又成功各取所需,不仅增强了三方粘性,还打通了上下游产业链。海南港口及岛内产业,有了释放潜力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