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全球TOP 10 集装箱港口出炉


随着鹿特丹港终于半遮半掩地公布了吞吐量数据,全球前十大集装箱港口都披露了去年业绩。和往年一样,全球TOP10集装箱港口榜单排名变化不大,前十名分别是上海港(1)、新加坡港(2)、宁波舟山港(3)、深圳港(4)、青岛港(5)、广州港(6)、釜山港(7)、天津港(8)、香港港(9)、鹿特丹港(10)。中国港口当仁不让地豪据7席,亚洲港口占9席,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港只能屈居第10。与2021年相比,榜单中唯一的排名变动是青岛港超越广州港,成为全球第5大港。

来源:香港海运港口局官网

不过,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前十大港口吞吐量与增长率的变化依然值得分析。2021年全球港口高速增长,前30名中(详见“全球100大集装箱港口排名出炉,中国港口占28席),只有香港港与安特卫普港吞吐量微跌。再看2022年,前十名中就有4个港口(新加坡港、釜山港、香港港、鹿特丹港)吞吐量下滑,上海港与广州港的增幅也不高。其他为人熟知的前20大集装箱港口,安特卫普布鲁日港、巴生港、丹戎帕拉帕斯港、洛杉矶港、高雄港、长滩港都报出了下跌的数字。因此,国外港口举步维艰,中国港口保持增长都成了需要解释的问题。(关于中国大陆港口的排名与分析可移步“2022年全国港口吞吐量排名出炉:出现新面孔”)

分港口来看,上海港2022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4730万标箱,实现正增长的同时,连续13年领跑全球港口。这一成就殊为不易,在上海封控之前,业内人士畅想上海港如何突破5000万,但在4、5月的封闭运营期间,上海港的箱量实打实的损失了百万标箱。这为长三角的近邻宁波舟山港创造了机会,后者借此取得了7.3%的高增长率。

就2022年来看,上海港和中国各外贸大港在三、四季度凭借空箱大幅回流,实现了高吞吐量。深圳港能够跻身全球三千万标箱俱乐部,也与此不无关系。

空箱回流同样代表着全球贸易的增长乏力乃至衰退,欧美国家作为需求方,其港口吞吐量首先下滑,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欧洲三大集装箱港口鹿特丹港、安特卫普布鲁日港、汉堡港的集装箱吞吐量都有5%以上的下滑。美国洛杉矶港与长滩港也显现出颓势,集运热中扎堆开辟美西航线的中小船公司纷纷铩羽而归。进入2023年,这一后劲即将传导到中国及亚洲港口,外贸枢纽港的堆场空箱爆满,在吞吐量上是“虚假的繁荣”。

新加坡港2022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730万TEU,同比微降0.7%,遭到了行业媒体质疑其增长停滞。媒体的质疑不假,作为全球转运中心,全球经济不振,新加坡港的数据其实能算亮点。毕竟,在汉堡港的公告中,与鹿特丹港、安特卫普布鲁日港保持同等程度的下滑都已经是成就。

全球经济下行,内贸也谈不上景气。青岛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567万标箱,超越广州港,也比同处于环渤海的天津港增速更高,部分因素便是南北两个内贸大港受内贸形势低迷影响。随着一度被抽调至外贸的运力回归,内贸大港与内贸船公司如何构建良性的双循环体系,是2023年的课题之一。近期,内贸船公司与港口集团之间互相拜会的新闻频繁见诸报端。内贸箱量要增,外贸货源也要拉,当其他企业成团出海找订单时,港口集团也在行动。如近日山东港口成立东南亚区域公司,山东港口、天津港集团领导出海拜访。

2022的港口运营的黑天鹅少不了俄乌冲突带来的一系列地缘政治影响,釜山港与鹿特丹港的吞吐量数据是最直观的表现。2022年,韩国全国港口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881万标箱,同比减少4.1%,自中、日、俄等国的集装箱吞吐量减少,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减少4.3%,为1644万标箱,其中来自俄罗斯的集装箱吞吐量下滑了25.3%。

鹿特丹港方面,冲突前,鹿特丹港8%的吞吐量都与俄罗斯相关,在与俄罗斯相关的集装箱运输中占有40%的市场份额,制裁后,这些运量几乎消失殆尽。2021年,鹿特丹港成为史上首个集装箱吞吐量突破1500万标箱的欧洲港口,2022年就跌回原型。

前十大集装箱港口中香港港是少见的连年下跌的港口,2012至2022年,只有2017年取得了正增长。2022年,其主要集装箱码头葵青货柜码头更是同比下跌11.7%,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2022年,受疫情影响,深港跨境运输备受限制,来自内地的转运货物大幅下跌。未来珠三角其他港口继续争夺这一部分货源,作为内地外贸中转站的香港港的吞吐量很难再有涨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