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航运企业未来会变成怎样


数字化与脱碳化作为航运业的结构性转向趋势,要求下一代行业领导者们改写规则,重新设计全球海运供应链。几位行业领军人物称,规模化和透明化是大势所趋,劳氏日报通过视频采访,与数位航运业执牛耳者讨论,日益规模化与透明化的航运业需要什么样的商业模型与人才。

现在的航运业其实规模小、不透明、利润低。这个行当由数以千计的离岸小公司组成,他们通常靠微利生存,平均每个运营商控制了4.8艘船,世界上71%的航运公司拥有的船舶数不超过两艘。但是,无论是从公司还是从公司运营者的角度来看,航运业的结构正在起变化。

数年来,金融和监管因素合力促使航运业规模化运营,现在脱碳化的紧迫要求则加速了行业变革,最终将终结旧的商业模式,旧模式的目标是成本最小化,在过去50年来古井不波,没什么发展。另一方面,为了满足跨部门合作和投资效率的要求,航运业将迎来新的技术、运营模式和多样化的人才,并在下一代管理层和船舶生命周期内进行根本性变革。

劳氏日报在最近的全球海事论坛上询问航运业的高管,未来的船公司是什么样的?他们几乎众口一词,为了在零碳转型中生存,船公司必须把体量做到更大,他们的商业模式必须调整,以使整条供应链更加透明和一体化。

嘉吉公司(Cargill)海洋运输业务总裁Jan Dieleman说,老办法应付不了新情况。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型私人实体主导了航运业零散的商业模式,但以ESG(注重环境、社会和管理因素,强调社会责任与可持续投资的投资理念)为导向的投资越来越倾向于稳定和公司化的企业,自然会给他们带去更多挑战。

花旗银行航运和物流业务主席Michael Parker表示,向航运业提供的贷款开始取决于船东满足ESG的能力,现在航运企业想要获得资金进行零碳转型,只有一条路可走:“航运业将继续整合,它将因规模化而变得更有投资价值,它需要从资本市场筹集更多资金,这一变化会加速进行,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银行和投资者的承诺发展零碳经济,这意味着他们的资金将被导向到航运企业中的零碳先锋。最终,气候变化将成为投资的过滤器。BW集团主席Andreas Sohmen-Pao说:“公司规模更大听起来简单,但我们将不得不在技术和船队上进行大量投资,以管控碳排放。”

有了规模就有了资本,在以ESG为导向的投资标准下,航运业的债务水平逼近危机红线,成为所有公司的重要考量。但透明度也是左右航运业转向的一个重要因素。

金融危机接踵而至,金融监管连年收紧,透明化有助于吸引资本,还提供了优化内部流程和打造规模经济的手段。马士基零碳航运中心负责人Bo Cerup-Simonsen说:“为了达到ESG投资的透明度标准,航运业需要规模效应,整个价值链条都需要适应未来的变化。”

Jan Dieleman说:“航运业将变得更工业化,现在的供应链运转的不是很有效率,到处都在排队,要在港口坐等三周,所以我们需要改变整个供应链。除了脱碳之外,航运业还要考虑安全、人权与民生,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要有更广泛的人才基础。”

除了规模之外,受访的高管们还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航运业从业人员的变化。所有人都认为,航运业要更有多样性,但也要从技术更先进的劳动力群体中招募和培训有新技能的人才。

来源:港口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