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船公司的路数与变数


“确定的不确定性”,这并不是为了故作高深而作的佶屈聱牙之语,而是对于这个时代的精准描述。这样的背景之下,头部的航运巨头或大刀阔斧,或墨守成规,在壮阔的海洋搅弄风云。

马士基——集运物流行业“权利的游戏”

2016年9月开始,马士基就意在转型,从集运巨头向供应链物流商流变。直至2021年,充裕的现金流进一步加速其变革的决心。

不得不说,马士基的变革可谓物议沸腾。

一方面,是由于其作为集运公司的“领头羊”,任何风吹草动皆会引发竞争对手、客户以及生态链条上合作伙伴的关注;另一方面,从5年前决意变革开始,马士基逐渐规划出一条垂直收购,打造端到端全程物流的道路。在航运业浮浮沉沉的年代,马士基已在广阔的海洋大有所为,后疫情时代,他们从海上走向陆地,收购物流公司、报关行,登陆无水港,发展仓储与配送业务。

马士基曾在其此前的财报中表示,为了打造一个端到端的配送网络,目前正在开展三方面的服务:一是核心服务,马士基对海洋基础产品进行了调整;二是货代服务,已在国际和国内货运方面方面取得进展。三是增值服务,马士基透露的新产品可以支持其他产品,也可以作为未来发展方向的实验。并通过以下四种具体措施来实施:一是内部产品或提供开发;二是并购;三是投资,主要聚焦关于马士基增长计划的投资;四是与他人协作开发的集成能力。

随后,无论是推出报价和订舱的平台Maersk Spot, 还是推出数字货代Twill Logistics,抑或是收购美国的大型海关经纪公司Vandegrift,拿下北美领先的仓储和分销供应商The Performance Team......似乎每一步棋局都在坚决执行马士基变革的方向。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动作或多或少疏远了部分合作伙伴,使得后者对马士基在陆地上的勃勃野心保持戒备。但是,相信物竞天择的达尔文曾说,“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最快速反应的”,对于马士基这样的巨无霸来说,站在这样一个云诡波谲的十字路口,敢于调转船头已经极具勇气,更何况,在商业世界中保持野心本就是一种被鼓励的选择。

地中海航运——勇闯第一

2019年,马士基前COO Soren Toft正式出任地中海航运CEO后,地中海航运在市场营销和传播方面变得更加活跃,但它仍然固执地保持着神秘形象。

作为一家不需要发布财务信息的私有公司,多年来它几乎什么也未对外披露,甚至连年收入都没有。但是,当常年位于Alphaliner全球班轮公司排行榜第一的马士基已经不再对新造大船保持狂热时,地中海航运则通过订造大船、大量购买二手船,实现手持订单的飞跃。

目前,地中海航运的船队规模共计628艘约421万TEU,包括244艘自有船舶和384艘租入船舶。同时,地中海航运还有60艘在建新船,总运力约为101.7万TEU,是集运巨头中唯一一家手持订单突破100万TEU的公司,现有手持订单占船队运力24.2%,时刻准备着成为全球最大集装箱航运公司。

除此之外,实在很难从这家几乎从来不对外宣告战略目标的航运巨头中获得更多信息。根据传言,地中海航运在进行重大决策时,只询问公司智囊团的意见,而不征求公司总经理和航线经营人员的建议,这些人唯一的职责,就是执行公司的决定。当然,Soren Toft作为地中海航运五十年来首个“外人”CEO,或许会突破旧有规则。

达飞——失去的要“加倍”拿回来

2019年,为了纾解现金流压力,达飞集团忍痛以9.68亿美元的转让对价将持有的10个码头股权资产转让至Terminal Link(以下简称“TL”),招商局港口据此一举获得10个分布在欧洲,东南亚,美洲等区域,处于全球主枢纽港,发展前景好的码头。

但他们决计不会想到,2021年海运业务一飞冲天,Q2净赚45.76亿美元,此后他们念念不忘,再度以高价“拿回”部分码头股权。

9月,钱袋子充盈的达飞与阿布扎比AD Ports集团签署35年特许经营协议。协议条款中,仅向哈利法港全新的自动化码头的承诺投资额就为5.7亿迪拉姆(1.54亿美元)。

11月,达飞再度出手收购洛杉矶港Fenix Marine Services(FMS)码头90%股份,由于达飞已持有该码头10%的股份,因此,在交易完成后,达飞将成为FMS码头的唯一所有者,该项交易的企业价值为23亿美元。

除此以外,达飞还在积极布局航空货运业务。总部位于法国的CMA CGM Air Cargo则将建立法国航空运营商证书,并计划在明年推出777F全货机的服务,该集团今年稍早收购了四架前卡塔尔航空公司的A330-200F全货机。

当然,在其“主战场”海运业务上的吸金能力毫不含糊,作为全球第三大集装箱运输公司,目前拥有570艘集装箱船,自2019年12月31日起,通过增加新船与购买二手船,船队运力提高11%,今年第一季获利达21亿美元,年增达2000%以上;二季度获利45.76亿美元,又大增2458%。

中远海运——平稳还是变革?

要谈中远海运的未来,实在不能忽略11月1日重大的人事变革。当日,万敏荣归,接棒许立荣,成为中远海运集团董事长。

中远海控(601919)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航运市场出现繁荣的货运需求,中远海控(601919)业绩创历史新高,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314.79亿元,同比增加96.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5.90亿元,同比增长1650.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674.21亿元,同比增长1781.54%。在许立荣的带领下,企业从亏损到盈利再到扭转累计利润报表的盈亏,最终事了拂衣去,将交接棒稳稳传递到万敏手里。

从2017年12月11日到2021年11月1日,万敏的角色从中远海运集团总经理变为中国旅游集团董事长,再回归中远海运集团接任董事长。他面临的似乎 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中远海运集团内部整合效应凸显,外部集运价格走高,航运公司纷纷实现盈利大增,现金流充异常充裕。但是,他依旧面临一个充满隐忧的时代,贸易摩擦不断、全球物流供应链混乱、美西港口拥堵、低碳转型要求增高等系列挑战都一一呈现。要带领这艘巨轮去向何方,是另一个顺风顺水的十年还是波澜又起的未来,这位新的掌舵人或许需要给出全新的战略指向。

来源:港口圈